<dl id="81znq"><ins id="81znq"><thead id="81znq"></thead></ins></dl>
    1. <dl id="81znq"><ins id="81znq"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<object id="81znq"></object>

  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81znq"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81znq"><ruby id="81znq"></ruby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thead id="81znq"><button id="81znq"></button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small id="81znq"><delect id="81znq"></delect></smal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dl id="81znq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code id="81znq"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橫琴金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宋志平談國企改革:管理者應被授予股票增值權等激勵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企業改革與發展研究會會長、中國建材黨委書記、董事長宋志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企業改革與發展研究會會長、中國建材黨委書記、董事長宋志平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浪財經訊 由中國企業改革與發展研究會主辦的“中國企業改革發展優秀成果(首屆)發布會暨改革與發展高峰論壇”于2017年12月28日在北京召開。 中國企業改革與發展研究會會長、中國建材黨委書記、董事長宋志平出席并演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宋志平在演講中強調了企業的機制改革。所謂“機制”是指企業的管理者、員工的利益和企業效益之間的相關關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宋志平回憶,上些年紀的同志都經歷過老國企,那時候就是“干多干少一個樣”,我們當時提出“破除三鐵”,“破三鐵”的核心就是想創造機制,可是改革這么多年,今天回過頭來看,最沒有到位的還是機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國企的機制改革當中,宋志平提出應用股票和期權等方式激勵管理者。“投資者買了你的股票,如果管理層和股票毫無關系,投資者不敢買,因為你和投資者的利益不一致”,“既然我們選擇了上市這條路,我們就應該按照上市公司的機制,按照所有權的愿望來改造我們的機制,而不要相反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宋志平還強調了“企業家精神”的重要性。“企業家要全力以赴的投入到改革的洪流里面來,要用企業家精神從事改革的事業,沒有企業家的廣泛參與,沒有企業家精神來推動改革是不行的,我們要把頂層設計和首創精神結合起來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下為演講實錄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宋志平:各位來賓,各位同志,大家好。今天是成果的發布會,非常重要,尤其是邵寧主任、華崗主任親自來參加,使得這個會議顯得格外重要,而且他們兩位都做了演講。我們這個會議還來了不少的同志,有的是成果的獲獎者,有的是企業的領導人,也有很多是研究機構的學者專家,大家今天齊聚一堂,我在這里代表研究會感謝大家接受邀請參加會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講三段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段,我把研究會的情況給大家介紹一下。中國企業改革與發展研究會成立于1991年,是一個老牌子的協會,那時候正是上一輪改革的時期,當時在國家體改委下面成立了研究會。研究會的第一屆會長是社科院企業所的蔣一葦同志,后來高尚全同志做會長,一直到2011年的時候,邵主任、華崗說應該換屆,那時候改革說的不多,是一個比較遠的詞,但宋志平老講企業改革,應該選一個大企業的領導人來做這個會長,當時就選我來做會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2年十八大報告中把改革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,尤其是十八屆三中全會,我們黨通過的關于改革的決議,要把國有企業的改革,包括混合所有制提到一個非常高的高度,推動了新一輪的國企改革。我們研究會11年換屆之后到12年之后又來了一場改革的東風,研究會的工作進入了全面快速的發展階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叫中國企業改革和發展研究會研究會,最初的目標是國企改革,但隨著經濟的發展,不光是國企,民企也存在著改革的問題。改革是任何一個企業都面臨的問題,企業在不停的適應新環境,我們要進行制度上、體制上的改變,民企也面臨著股份制、規范化的問題,國企面臨市場化的問題,中國企業改革研究會的改革意義也在延伸,也在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個研究會還有一個名字叫做發展,叫改革和發展研究會,不光要改革,還要研究企業的發展,十九大的召開,包括剛剛閉幕的經濟工作會議,把我們的發展定位為“從高速增長階段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”,過去這些年,我們確確實實經歷了高速增長階段,我做的中國建材在成立之初只有20億的銷售收入,今年達到了3千億,我做國藥董事長的時候,當時是360億的收入,14年我離開的時候達到了2500億,今年要超過3500億的收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什么意思呢?在高速增長階段當中,我們的企業也是高速增長,現在已經有115家中國企業進入了世界五百強,這是一個很大的數字。我們的企業和國家一樣經歷高速增長的階段,現在,我們的企業也要和國家一樣進入高質量的發展階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熊彼特1912年出了一本書《經濟發展理論》其中說,一萬輛馬車還是馬車,只有蒸汽機車才是質的變化,才叫發展。我們之前一直是高速的增長,規模的增加,到現在要實現高質量發展指的是質量上的發展,這個變化是很大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研究會不光要研究改革的問題,還要研究企業發展的問題,怎么適應高質量的發展。最近都在研究這個問題,什么叫做高質量的發展,什么叫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,我們在研究這個問題。高質量的發展是什么發展。從過去的我們重視速度到重視效益,從過去重視數量、規模到重視質量,這些都是我們面臨的一些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叫研究會,我們還不同于別的協會,我們是大家在一起研究問題的,今天這個會也是高朋滿座,我們要“干”,但還要把“想”放在前面,更多的好好討論討論,好好的思考思考,謀后而動,這也是研究會想跟大家提供的平臺。這幾年研究會起到這個作用,一些重大的改革議題,一些重大的發展變化,研究會都給大家提供研究和討論的平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段話,說說我們這個成果。這個成果不是一年的成果,這是研究會成立以來大家所作出的成果。有兩大本書,很厚,沉甸甸的,總結了國家的改革,企業的改革,企業的發展。過去我們比較重視宏觀經濟,而微觀經濟這一塊,就是對企業的研究和企業的發展的總結是不夠的,中國企業改革研究會就要做這個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近全國MBA指導委員會在大連搞了一個案例中心,也要和我們研究會結合起來。我們要加大對于微觀企業的運行、創新方面的研究,尤其是改革發展的研究。這次研究的成果,既有央企的,也有民企的,既有實體經濟的,也有很前衛的新經濟的,各種各樣的都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覺得這次成果可以作為一個引子,我們以后會把成果做得更好。剛才華崗秘書長跟我說,也想總結一大批,包括格力,包括華為,也包括央企里面所有改革發展有成就的,我們認認真真的去總結。我覺得在改革里面既要搞試點,積極的試點探索,同時對于以往的經驗,我們要認真的去總結,比如混合所有制,我們要推進試點,但是這么多年來,我們有那么多混合試點,效果怎么樣,他們做的好不好我們要不要總結,所以我個人認為我們要把試點和總結成功的經驗結合起來,讓大家學習參照,這個也非常的重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研究會的財力不是太夠,我們也想多資助一些研究企業成果的研究人員,因為研究費時間費精力,有時候還要有物質方面的支持,下一步也希望能夠有一些資金支持我們,增加研究經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三段話,談談改革。改革的大師是邵主任,二師是華崗,他們是指導我們的。我想就兩個問題說說,一個是改革的機制,改革的機制非常重要,機制不光是國企,包括民企同樣存在機制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什么是機制呢?機制指的是管理者、員工,他們的利益和企業效益之間的正相關關系,他們有沒有關系?如果沒有關系,談不上機制。過去我們干多干少一個樣,干和不干一個樣,那個時候的企業是沒有機制的。最后這個企業的員工是冷漠的,大家沒有活力,沒有動力,也沒有熱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些年紀的同志都經歷過老國企,那時候就是“干多干少一個樣”,我們當時提出“破除三鐵”,“破三鐵”的核心就是想創造機制,可是我們改革這么多年,今天回過頭來看,我們最沒有到位的還是機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近國資委也在推進機制方面的變革,央企至少有幾件事可以做,比如說在管理層的機制上,股票增值權,股票期權,讓大家有個激勵機制。因為我出去路演的時候,投資者最后一個問題總是問,宋先生請談談你的機制,有沒有激勵。我每次都說有。他們問有什么?我說股票增值權。他們又問兌現了沒有?我說兌現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什么大家都會問這個問題?因為投資者買了你的股票,如果你的管理層和你的股票毫無關系,投資者不敢買,因為你和投資者的利益不一致。他希望你的管理者能有這樣一個激勵機制,這個非常重要。既然我們選擇了上市這條路,我們就應該按照上市公司的機制,按照所有權的愿望來改造我們的機制,而不要相反。這就是我們講的機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員工在企業里面應該有什么機制呢?就是我們老講的利用超額分紅權,最近中國建材業在推這個事情。在西方跨國公司中,到了下半年基本上都會知道自己收入有多少。因為一塊是固定的薪水,一塊是分紅,今年的效益好,分紅就多,效益不好就沒有分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前年我見日本三菱商社的社長,他跟我講今年企業不好,所以員工就沒有分紅,高管人員每一年分一次股票,股票退休后才能夠流動。分紅權是50%對50%,和效益相關的這一塊占到50%,年底如果做得好還有特殊獎,占20%。他們這種大型的跨國公司,機制是最核心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民營企業也不見得都有機制,雖然你想多賺錢,但由于機制做得不好,同樣做不起來。美國都是私有制的企業,每十年就有80%的公司不存在了,不是說因為你是這樣的體制,你就一定能夠搞好,這也和企業的機制、創新能力等等有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樣一個民營企業,有的發展快,有的發展慢,有的機制好,有的機制就不好,我們現在重點要研究企業的機制,而且在1+N的1里面,就是指導意見里面有一句話非常重要,企業的分配權利是企業的法定權利,任何人不得干預。我記得馬凱同志專門給大家解讀這句話,企業的機制改革是有空間的,但是很多企業沒有去做,沒有搞內部的激勵機制。其他的大家都講,我就想在機制上講講,中國建材現在在進行機制革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點,我們的改革需要企業家精神,企業家精神這個概念是舶來品,黨的領袖中很少提到,但習總書記多次提到企業家和企業家精神,習總書記說市場的活力來自于人,特別是來自于企業家和企業家精神,習總書記對企業家有著殷切的期望。這次十九大報告當中,就提到了要保護和激發企業家精神,大家注意,他用的是“保護”和“激發”,保護的反義詞就是傷害,激發的反義詞就是壓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現在要保護企業家精神,激發企業家精神,讓他們能夠安心安業,能夠投身到改革里面來。上一輪的國企改革很有魄力,破除了當時的體制藩籬,使得國企向前走。今天的情況比當時好多了,一個是外部經濟環境特別好,另一個我們現在也有了經驗,經歷了過去40年,改革有了經驗。第三個,今天有了頂層設計,我們搞了1+N,有人跟我們來制定一些規則,來清理一些道路,給我們指明方向,大的路線圖給我們劃出來,而不是簡單的摸著石頭去過河,現在我們在總結以往經驗教訓的基礎上,啟動了頂層設計,就是現在1+N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N基本上都出來了,1早就出來了。現在的問題是什么呢?一個是加快試點,第二個就是普遍的加快推進改革。炮兵開炮打完了,該步兵前進了,我們的企業家要全力以赴的投入到改革的洪流里面來。還要用企業家精神從事改革的事業,我覺得這個非常之重要。沒有企業家的廣泛參與,沒有企業家精神來推動改革是不行的,所以我們要把頂層設計和首創精神結合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也是我想跟大家說的,我們現在的改革需要企業家一馬當先,學習領會1+N改革精神的情況下,加大自己的能動性、主動性和首創精神,全面的推動這場國企改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想講的就是這么多,謝謝大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记录